加拿大28预测-加拿大28预测官网-加拿大28官网平台

热门关键词: 加拿大28预测,加拿大28预测官网,加拿大28官网平台

冷情夫君

加拿大28官网平台,悦宁打听出佑棠每天下早朝回到府里后,必定经过的一条小径。 她一得知这消息一早便等在那小径上。 「爷,圣上的旨意是要您与宣谨贝勒同下江南?」佑棠的贴身侍从昆里问。 「圣上的裁决末下,下江南一事尚无定数!」 佑棠跃下马,掸掸衣摆,眼神在接触到小径前方一抹瘦小身影时乍冷。 「大阿哥?」昆里没看见站在前头的悦宁,对佑棠突然停下来感到奇怪。 悦宁一见到佑棠便奔向前来。 「佑……佑棠,」她羞红着脸,抬头仰望高大英挺的他。 「我,我……」 「爷,看来少福晋有话同您说。昆里先退下了。」昆里禀道。 佑棠瞥了他一眼,昆里即会意退下。 「你找我?」佑棠间悦宁,矜淡的口气,听不出他心中的想法。 「嗯,我是想……想问你几时会回喜房睡?」悦宁胀红着脸,一语道尽心底的疑问。 佑棠突然不说话,静了半晌。 「佑棠?」悦宁眨着大眼望他,水蒙蒙的眸光中含着期盼…… 「我没打算过回喜房睡。」他淡淡撂下话,俊脸上无分毫表情。 「可是……可是我们已经成婚了,不是吗?」悦掌无措地瞧他,不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 「额娘说两人成了婚就该睡一块儿的……」 「也许我早该跟你把话说清楚!」他终于正视她,目光却冷得不带分毫感情。 「咱们之所以成婚,是起因于十二年前两府长辈擅自订下的儿女婚约,这桩婚约我之前未被事先知会,之后为顾及本府荣誉,我不得不妥协!」 「佑棠……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悦宁心底隐约有些明白,一股没来由的心酸突然泛滥在她胸臆。 佑棠冷眼看她。 「咱们既然成了婚,我会尊重你浚王府少福晋的身分。」 尊重她? 不,她只要他爱她啊! 悦宁开始无意识地缓缓摇头,她不喜欢有距离、不喜欢他待她这般冷淡! 佑棠眯起跟,审度悦宁小脸上的神情。 「你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浚王府不会亏待你。」他误解了悦宁摇头的意思。 「只不过你得明白,你我之间仅只于此,不会再有更多!」 这回悦宁终于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 他们之间仅只于此,不会再有更多…… 「可我们已经成了婚,是夫妻……」 「那不过是个形式!」他无情地截断她的话。 「你是不是讨厌我?」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待她? 佑棠眸光一闪,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的神情。 「如果你够晓事就不会问我这等话!我说过,咱们的婚约是迫于无奈,你若想在浚王府赢得尊重。就得谨言慎行!重要的是记着现下你已不再是敬谨王府的格格。这儿没人会纵容你的脾气;往后你最好全盘收拾起从前的骄蛮以及不可理喻!」 他严厉的措词如利刀般一句句戳刺悦宁的心坎! 悦宁呆在原地,愣愣地盯着佑棠,心头飞愁涌起好苦、好苦的涩味! 「少福晋,您方才吩咐我泡来给大阿哥的参茶-」 「拿走开!」悦宁一把打掉老嬷嬷手里的茶盎。 「唉呦!」老嬷嬷教热茶烫伤了手,不禁痛得惨呼! 佑棠倏地抓住悦宁纤细的手臂,力道大得几乎要捏碎她。 「在我浚王府可不比你敬谨王府,容得你撒泼、放肆!刚才说过的话我不想再重复,往后你自己好自为之!」 撂下话后他使劲甩开她,掉头离去,脸上的神情尽是鄙夷与嫌恶! 留下悦宁呆在原地,两手揪着自个儿的心坎。 她清楚瞧见了他脸上鄙夷的神情……往后他会怎么瞧她? 或者说,一直以来,他是怎么瞧她的? 悦宁低下头,愣愣地瞪着洒了一地的参汤……这原是她特地吩咐厨房炖给佑棠补身子的……他压根儿不知道,十二年来一直有个女孩儿傻傻地爱着他吧? 十二年了,或者,他的心里始终没有她……当年那句话,不过是戏言……不过是戏言! ※※※ 一大清早天还末亮,浚王府的厨房已是热闹非常,众人生灶煮饭,还有捡菜、蒸馒头、切洗的,大伙儿全都忙着,一刻也不得闲。 忙碌中众人突然停下来,目光皆转向门口 「我……我想来学做菜。」望着一室质疑的目光,悦宁怯怯地嗫语。 「少福晋要学咱这等粗活?哟,少福晋别说笑了!少福晋是千金之躯,凡事有人侍候着,何需到咱这肮脏地方来,没的玷污了自个儿!」一名相貌精明的中年妇人走上前来,言词字句锋利,全都是冲着悦宁来! 「我是认真的!」悦宁听不出那妇人话里的讥讽。 天真地道:「我想亲自下厨,学几样佑棠爱吃的点心。」 「少福晋学那些个做什么!大阿哥爱吃什么东西自然有咱们底下人张罗着!」 「那不同的,如果我能亲手做给佑棠吃-」 「少福晋这么着可让咱们难办事了!」另一名嬷嬷接腔。 「我不过是想学做菜罢了……」 「既然少福晋都开口了,咱们岂有不从命的胆子!」先前那妇人讪讪地道。 「少福晋想学什么,只要您一开金口,咱们自然唯命是从了!」 那妇人一说完话,其它几名厨工皆掩着嘴讪笑。 悦宁终于感觉出这些人对她的敌意,却不明白为什么…… 「我知道大阿哥最爱喝一道粥品,这粥品呢,就叫「四喜粥」!做法也简单得很,只要桂圆、红枣、栗子、蜜莲加糯米,一块熬煮成稠粥便成了!」 妇人说得简单,但是粥要熬得入味,恰到好处,那功夫却不是三两天学得会的事。 「既然是佑棠喜欢吃的,那大娘你就教我熬这道粥!」悦宁一听是佑棠爱吃,便兴高采烈地道,没瞧见一旁厨工们彼此暗使眼色。 「教您?」那妇人眼珠子转了一圈。 「那当然好!少福晋说什么便是什么!不过,少福晋-」那妇人接着又道。 「咱们这几口炉灶都不够用了,少福晋若是要煮粥,可得委屈您另外起个小炭炉!」 「好……」悦宁懵憎懂懂地点头,走向摆在灶门边,那妇人手指着的一口小炭炉。 「生火架煤炭的活儿,少福晋没劳动过吧?让咱们来替您代劳吧!」妇人道。 「不必了…你教我火该怎么坐。煤炭该怎么架,剩下的我自个儿来就成了!」 她想全程包办,为佑棠亲手完成一件事。 妇人撇嘴暗笑。 「也好,少福晋蕙质兰心,肯定一学就会!」 跟着悦宁便留在厨房里学着干活儿,一个早上下来弄得灰头土脸不说,单单是炭火一样,费了一早上功夫还是没能生成! 这且不说,因为小炭炉就搁在灶门边,悦宁为挡火星子,手上已给烫了好几粒疙瘩! 众人明知如此,却没人告诉她小炭炉该移到远点儿的地方去才安全,皆冷眼瞧她让火星子烫得满手是伤。 悦宁傻傻地在灶门边做了一日的厨工,一日下来教炉火烘得脸蛋通红,白嫩嫩的心手也给烫得肿起一粒粒的红点子。 到了晚上悦宁终于熬成了一小锅粥,她喜欢得不得了,小心翼冀地把粥盛在上好的白瓷碗里。 「谢谢大娘,我就把这熬好的粥端给佑棠尝尝!」悦宁满心期盼地端着粥走出厨房。 「哼,烫伤了老嬷嬷,做一日白工还便宜了你!」里头一名厨工待悦宁走后在背后冷声道。 先前那妇人撇撇嘴,冷笑道:「咱们不能明着来就来阴的,可教这臭丫头尝了苦头!」 大伙儿聪了这话心情大快,众人相视而笑,就等着今晚瞧笑话! ※※※ 悦宁小心翼翼地端着费了一整日功夫才熬好的稠粥,来到佑棠办公的书房,她要守门的人别张扬,自个儿开了房门悄悄走进去。 进了房门,她见了伏在案前办公的佑棠,他专注的神情凝肃且威严,那模样儿教她不禁着了迷…… 「你进我的书房做什么?」佑棠突然出声,吓了悦宁一大跳,险些摔破手里的碗! 「我知道你每晚在书房里处理公事,我想这么晚了你肚子怕要饿了,我端点心来给你吃,这粥是我-」 「这是下人们做的事,犯不着劳驾你动手。」他瞥了她一眼,冷淡地道。 「是我自个儿要做的!」悦宁忙道。 「我想亲手煮一样你爱吃的东西!」 「我爱吃的?」佑棠终于抬起眼正视她。 「是啊!我费了一天工夫才熬了一碗稠粥,这可是你最爱吃的「四喜粥」!」 他挑起眉,冷笑。「多谢费心,这粥你端回去自个儿吃吧!」说完话后他低下头,继续办理公事。 悦宁愣祝 「可是这粥是我特地熬给你吃的……」 「熬给我吃的?」他哼笑一声,却不瞧她。 「是谁爱吃这种粥我不清楚,你要为谁熬粥也不干我的事!现在请你出去,我还有公事得忙,恕不奉陪了!」他冷漠地下逐客令,待她像个外人。 「你不相信我?我说了这粥是为你熬的,我还特地问过厨房的大娘,就是她告诉我你最爱吃这种甜粥!」 「那八成是你听错了!我对甜粥非但没分毫兴趣,还深恶痛绝!」他一语双关,撂下重话。 悦宁不笨,她听出了他话中有话,小肩膀一缩,碗里的粥受到摇晃洒了出来,正巧倒在手背上先前被火星子烫伤的红点上,她叫了一声,手里的碗「眶琅」一声同时失手摔在地上。 守门的侍卫听到异声急忙冲了进来,见地上摔破的瓷碗便愣在当场,尴尬得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送少福晋出去,再找个人来收拾!」佑棠脸色铁青地下令。 悦宁只是怔怔地望着洒了一地的粥和摔破的瓷碗。 「少福晋,咱们先出去吧!」那守卫劝道。 悦穿无意识地跟着守卫走,脑子里一片空白,唯一的感觉是心口的疼,和喉间咽不下的苦涩…… ※※※ 悦掌由守卫送回房后,小喜已等在门口。 「格-少福晋,这一整日您上哪儿去了!」悦宁嫁入浚王府不久,小喜在人前一时还改不了口。 守卫走后小喜扶着悦宁进房。 「格格,您手上这些个伤是怎么一回事?」她瞧见悦宁手上一粒粒的小红泡,心疼地倒抽了口气,赶忙拿出药箱替悦宁敷药。 「小喜……」悦宁这一日下来总算遇到个真正关心她的人,忍不住孩子气地啜泣起来。 「格格乖。不哭、不哭了!」小喜轻轻拍着悦宁的背安慰她。 「有啥委曲您就说出来,道样心情会好过些。」 「小喜……」 小喜的安抚显然没半点用处,悦宁还是哭泣不止。 「是不是这一日在外头受气了?您告诉小喜,是谁道么大胆敢给您气受,回头小喜替您出气去」 「佑棠……」 「啊?大阿哥?那小喜可没辄了!」 悦宁还是一径哭个不止,小喜没法儿,只得婉言劝她。 「您和大阿哥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要是吵架那也不要紧的,人家说小俩口儿就是要越吵才会越甜蜜的……」小喜一边说着,悦宁一边摇头,到最后小喜只得住了口。 「我要到厨房去……」悦宁突然道。 「格格,您去厨房做啥?您是不是肚子饿了?让小喜去给您弄点东西吃吧!」 「不是,我要去找人……」悦宁说罢就往门外走去。 小喜赶紧拦住她。「找人?这么晚了,格格您想找谁啊!这会儿人全休息了,要找人您也等明早再去啊!」 悦宁被拦了下来,不发一言地呆站在原地。 「天晚了,您先歇下吧!要有什么事,等明儿个再去办吧!」 小喜拉着悦宁的手回房,等悦宁闭上眼睡了,才叹口气回自个儿房里睡觉去。 ※※※ 第二天一大早悦宁就坚持要上厨房,小喜再也拦不住她,只得跟在悦宁后头。 「你为什么骗我!」悦宁一瞧见昨日那大娘,便冲过去质问。 「佑棠根本不爱喝「四喜粥」!」 「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咱们四福晋驾到了!」妇人瞧见悦宁来质问,却不慌不忙,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你昨日为什么骗我?」 「少福晋您话可得讲清楚啊?随随便便给咱扣上这么一顶大帽子,咱可吃不消!」 「昨日明明是你告诉我,说佑棠最爱喝「四喜粥」,可昨晚我端到书房去才知道,佑棠根本不吃这东西!」悦宁激动地叫道。 「冤枉啊!少福晋说这话可真是冤枉咱家了!」妇人竭尽夸张地大作哀戚状。 「咱们不过是个下人,哪管得着主子们今日要换这口味、明日要改哪样新鲜!这会儿您把过错全归到咱们身上,咱就算有十条命也吃罪不起!」 悦宁被她这一番抢白,反倒哑口无言,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小喜在一边可瞧出了不对头,心底气那装腔作势的大娘,可一时之间也不知该怎么帮悦宁才好! 「那你告诉我,佑棠从前都爱吃些什么,我一样样全都学会,他总不至于一夕间胃口全改变了-」 「嘿,咱可没敢再教少福晋什么!没的又出了差错,少福晋可要以为咱们底下人不老实,尽是欺主瞒上,说的都是些反话!」 「我没这么想」 「少福晋有没这么想咱可不晓得,可咱们做下人的,最要紧就是懂得瞧主子的眼色!」她忽然撇起嘴冷笑。「要是咱们命苦遇上个刁钻不讲理的,只要一次便教咱们吃大亏了!」 悦宁再不经世事,这会儿也听明白了妇人话中露骨的讥刺之意? 「嘿,男人的心要不系在上头,就是学全了十八般武艺也撞不着节骨眼儿!」 一旁一名工人的嗤笑声伴着冷言冷语传来。 悦宁的脸色倏地惨白,她抽咽一声,掩住口冲了出去! 「格格!格格!」小喜急得在后头大喊,悦宁却充耳不闻,横冲直撞地奔远了去! 「她不过是个孩子罢了,又没犯着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整她!」 那妇人冷哼一声。「咱们不过是略施薄惩,治治这刁蛮的丫头,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当咱们是猪狗!」 「格格几时拿你们当猪狗看了!就算是猪狗,格格她心地善良,就连猪狗也不忍心伤害的!」小喜气得声音抖个不停。「再说她好歹是个主子,就算主子有了不是,若是你们府里自个儿的正主,你们今日敢这么胡做非为、欺主蒙上吗?」 「那可不同!她毕竟不是咱们府里的正主儿,新来乍到的便要耍威风、欺负人,这叫咱们不服!」旁边一名老妇道。 「就是!」其它人亦接腔。 「你们以为格格为什么会是今日这性子,这全为了大阿哥呀!」小喜终于耐不住地喊道。 「少胡扯!没的扯到咱们大阿哥身上去!」老妇啐道。 「我小喜今日若有半句谎言,就让老天罚我烂舌头!」小喜正气凛然地发了毒誓。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疑惑了起来。 「那你倒说说,少福晋是怎么为咱们大阿哥来的?」另一名厨工问。 「这事得从十二年前说起了!当年咱们格格才只不过是个五岁大的孩子,那年夏令,格格陪老王爷到浚王府来吃浚王爷的寿酒,格格因为她额娘-也就是咱府里侧福晋的缘故,被其它府里的孩子们欺负,所幸那时大阿哥正巧路过,因此才救了格格……」 小喜开始细说从前,道出悦宁之所以成就今日性子的原因……

悦宁骑着她心爱的红马儿「小倔子」一路往浚王府而去她的目标正是多罗浚王府。 她在浚王府附近下马,把「小倔子」系在王府旁的小树林里,自个儿走到王府门前。 「喂,守门的,叫你们府里的大阿哥出来!」悦宁端着格格的架子骄恣地呼喝浚王府的侍卫。 几名守门的侍卫见她衣饰华丽,显然是出身富贵,一时倒也不敢小觑她,可见她态度高傲、骄恣非常,众人都暗暗皱眉。 「敢问哪家小姐,找咱大阿哥有啥指教?」其中一位老成的守卫没敢怠慢,笑脸上前招呼悦宁。 「我有啥指教,你管得着吗?」悦宁可不买那守门的帐! 她向来待下人无礼,姿态摆得煞高,在敬谨王府里人人都怕她! 那守门的好心倒被反咬一口,一时老脸挂不住,僵立在那里! 「喂!你这妞儿煞是无礼!咱李大哥是瞧得起你才问你话,你别不识好歹!」 一名年轻守卫气不过,出口责骂悦宁。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顶撞我!」悦宁可不怕个下人,噘起小嘴,气焰更高。 「咱不是东西,咱是个人!」那年轻守卫牛上了,上前去挺起胸膛,明摆着冲着悦宁来。 「放肆!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敢顶我,我叫你吃不完兜着走!」 悦宁身量自然比不过那高壮的年轻守卫,她小手掐成拳头、背在身后,一双彷佛要出水的大眼,熠熠的眸光定定烙在那守卫脸上,雪白的贝齿狠命咬着朱红的下唇,看似用力得要囓出血来…… 那年轻守卫见她那认真得彷佛随时准备拚命的神态,不由得佩服起来,再见她绝艳脱俗的美貌,如花一般水嫩的娇颜,一时心软,退了两步只嘴硬地道:「咱不管你是谁,想见咱大阿哥就得报上名来!」 「我就是不报姓名,你只管唤你们大阿哥来便是!」悦宁扭上了,可半点不肯妥协! 那年轻守卫皱起眉头。「你要是不报姓名,咱可没法替你通报!」 「你敢不理会我?」悦宁扭上了便不讲理。 那守卫无礼地上下打量她两回。「咱有啥不敢的?」故意道。 「你-」悦宁气恼地怒瞪他。「你敢瞧不起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关咱啥事!」年轻守卫轻蔑地道。 「我要说出来,瞧你还敢不敢待我无礼!」 年轻守卫轻哼一声,瞥了悦宁一眼,没接腔。 悦宁气不过,指着那守卫的鼻子骂:「等我嫁给佑棠,当上浚王府的少福晋后,第一个就要整治你!」 旁边几名守卫倒吸口气,那年轻守卫更是瞪大眼。 他们倒不是怕得罪悦宁,而是讶异大阿哥要娶进门的,竟然是这般没教养的女子! 不是听说大阿哥要娶的是敬谨王府的大格格?既是那等出身,怎会是眼前这名刁蛮任性、骄纵不可理喻的女子? 若真是眼前这名女子,这女娃除了美貌外、没半分闺秀气质,看来就像个没长大的任性娃儿!她……哪里配得上浚王府的大阿哥-威仪英凛的佑棠贝勒! 「你确定自个儿有这么大的权力?」 众人正呆愣着,突然一道男性低音冷声划过! 悦宁心口一震她抬起眼,望着一双锋锐冷情的男性眼眸霎时一道晕眩漫天弥地袭来……她这辈子不会忘记这双眼,她永永远远记得他,只除了那眼里的冷淡……佑棠! ※※※ 悦宁望着他从光影虚萣来,一时怔茫了视线……初初见他的那一瞬间,她已认出他佑棠! 她激动得指尖掐进掌肉,热切地等待他认出她……「悦宁格格?」却只等到他冷淡颔首,陌生的问候。 她失望地垂下眼,随即抬起小脸,大眼闪着自十二年前起,便不再显现出的怯懦眸光。 「我是……」悦宁想告诉他,她是十二年前在枫树下他挺身救护的那个小女孩-「尚未嫁进浚王府,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佑棠误解了她的忘思,只当她是承认自己的身分。 「我……我是想告诉你,我的小兔……」一见着佑棠,她原本的骄傲之气,奇迹似地不见踪迹! 那年轻守卫抢过话道︰「大阿哥,咱们不是不给通报。实在是敬谨王府的大格格不肯报上姓名,所以-」 「明明是你们这伙坏东西欺侮人!」悦宁不甘心地反驳。 「大阿哥-」 「住口!」 佑棠一声沉喝,没人再敬放肆。 「说清楚?你来浚王府为了何事!」他冷峻地问她,没因为她特殊的身分而在语气上显出丝毫怜惜。 悦宁瞅着水蒙蒙的大眼,瘦削的膀子瑟缩了下。 「我来是求你告诉我阿玛,要他别让人抓走我可怜的小兔……」 佑棠眯起眼。 随即锐眸中射出一道冷峻的寒芒-「就为了这事?」他冷冷地问。 悦宁怯怯地点头,小脸上满是希望……阿玛说未来佑棠是唯一能替她作主的男人,他会为了她,做些让她高兴的事。 「这是你们敬谨王府的家务事,我不便干涉?」他却冷淡地撇清! 悦宁小手揪着心口。「可阿玛说,往后有啥事。你都会替我做主」 「那也是往后的事!」他冷峻地打断她。 「你尚未进我浚王府的大门,此事未成定局,将来更是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他无情地道。 悦宁怔住,心口突然传来一阵刻骨的刺痛! 他是说,他还没笃定要娶她吗? 「可我们已经订亲了……」她不死心地问他,眼眶里已畜满水光。 佑棠仅瞥了她一眼,随即冷淡地掉过头去-「送格格回府!」 「喳!」 还是先前那老成的守卫上前劝悦宁。「格格,咱送您回府吧!」 「我不回去!」悦宁挡在转身要走的佑棠前。「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说那话?」她固执地问他。 因为心底突然滋生的害怕,她迫切地要得到佑棠确定的答案! 他为什么不回答她,他的意思不是这样吧?! 她又怕……他真是这么想的?! 佑棠面无表情地瞥她一眼。「我无话可说。」 「可婚事早已确定了,不是吗?你会出尔反尔吗?」她眼底噙着泪珠儿,脆弱却固执地问他。 他会不要她吗?尽管小脸上镌着伤害,她仍不死心地要问出个肯定的答案。 佑棠终于正视她,凝视她的眼珠子却是冰冷且无丝毫热度的。 「你会是浚王府未来的少福晋,这是我给敬谨王爷的承诺!」他冷峻的嘴角突然勾出一撇了无笑意的笑痕。「仅只而已,你我之间不可能有更多。」 悦宁不明白他的意思。 原本她是高兴的,听他亲口承诺会遵守承诺娶她进府。 可他说他们之间不会再有更多了,是什么意思? 「佑棠,你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他没回答她,无表情地望她一眼后掉头离去。 悦宁没再拦住他。她已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他亲口承诺要娶她了……不是吗?可为何她心底的不安不退反增?是她自个儿的胡思乱想……还是因为佑棠眼底那抹根深柢固……刺痛她的冰冷? ※※※ 悦宁大婚的日子终于来临,那日她风风光光地出嫁,成为全北京城里人人称羡的话题。该她的,夫家色色物物全给她预备最好的,面子里子十足!浚王府没半点亏待她。 可洞房花烛夜,新房里却不见新郎……悦宁独自一人坐在喜床上待到天明,原本满心的期待、喜悦,全化成了浓浓的困倦与不安……※※※ 第二日晌午,小喜进了喜房,看到的就是悦宁倚在床边睡着的模样。 她身上的吉服还没脱下,就连红巾也还盖在头上。 小喜愣在喜房门口发了会儿呆,她一早还迟疑着该不该来敲喜房的门,见这景况,昨晚大阿哥人是没回喜房了! 「格格,醒醒呀,格格!」 小喜掀开悦宁头盖一角,轻轻摇醒她。 「唔……小喜……」 悦宁睁开惺忪的大眼,两手揉着发酸的眼睛,迷迷糊糊地醒来。 「格格,昨晚您没上炕睡,今儿个当心要着凉了!」 「小喜,昨儿个我睡着了,贝勒爷有回喜房来吗?」悦宁间。一想起佑棠,残留睡意的小脸立刻笼上忧虑。 「呃,贝勒爷他……」小喜支支吾吾的,眼神就是不敢对着悦宁。 她自小服侍悦宁。只有她明白悦宁对佑棠的情感,那打从悦宁五岁起就不能遏止的迷恋! 「他一个晚上都没回房吗?」 小喜蹭了半天,才为难地点点头。 主婢俩默对半晌,悦宁终于摘下头上的红巾,无语地垂下眼。 「格格,贝勒爷昨儿个或者教人给灌醉了,所以才-」 「他身边的人也该扶他回房才是。」悦宁虽单纯,可也不笨,她心底隐约有个感觉,觉得佑棠并非真心想娶她。 小喜也不知该安慰些什么,只得劝道︰「格格,您别多想了,或者贝勒爷今儿个就会给您个解释。」 「小喜,你是安慰我,还是当真这么想的?」 「小喜是当真这么想的!」小喜用力点头。「格格人长得美又心地善良,您瞧咱王爷多疼爱您!没有人会不喜欢格格的!」 小喜说的可是实话,她没见过有谁比悦宁还喜欢小动物的! 「可我知道咱府里头就有许多人不喜欢我。」悦宁自个儿其实很明白。「你果然是在安慰我……」 「格格……」小喜委实无从安慰起。 其实她自个儿也挺纳闷,不明白昨晚贝勒爷为什么没进新房。 「小喜,你今天一早在外头,有没有听见其它人说些什么?」 小喜眨眨眼,吞吞吐吐地道,「没……没有……」 「你听见什么了吗,小喜?」悦宁瞧出小喜没说实话。 「格格,小喜先替您脱下吉服吧!」小喜明显地在回避悦宁的目光。 「你别顾左右而言他,你是不是听见什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我听见-」 「听见什么了?」 小喜见悦宁这般死心眼,只得把自个儿听见的话说出。 「听见府里的嬷嬷们说,贝勒爷昨儿个宿在书房里。」 悦宁整个人清醒过来。 「为什么?他为什么不回喜房睡,却要睡在书房里!」她可怜兮兮地望着小喜。 「小喜,你说他是不是讨厌我,所以才不想见我?」 「格格,大阿哥不回喜房睡,不光只是不想见你这般单纯的!」 小喜长悦宁十岁。自然晓事些。 「那你说,他除了讨厌我外还有什么?」悦宁问,已经红了眼圈。 「格格,小喜不是这意思,贝勒爷或者并不讨厌格格,他或者-或者有什么隐衷来着!」 「你是说,他不回房里睡,并不见得是讨厌我了?」悦宁略松缓拧紧的眉头。 「就是这么着!」小喜展眉笑道,不去解释前句话的意思,只往好处劝:「大阿哥除了您到浚王府同他求情那回,再也没见过您的面,他有什么理由讨厌您?再说,这桩亲事还是大阿哥亲口允的!要说他讨厌您却又答应娶您,那就当真是没理由了!」 「我该怎么做,小喜?」悦宁的眉头仍是纾解不开来。 「这事儿小喜可帮不上忙,得瞧您自个儿了,格格。」小喜道。 「瞧我自个儿……」 悦宁小手绞着衣摆,但觉心口呯呯地跳……瞧她自个儿? 悦宁忆起到浚王府求情那回,佑棠那冷漠的眼神。 首先,她该怎么做才能让佑棠多瞧她几眼? 她该怎么做?!

十二年后 「格格,浚王府的大阿哥来了咱们府里,这会儿王爷正陪着坐在前厅,听说是为了浚王府的亲事-」敬谨王府的悦宁格格不等自个儿的奶娘说完,连忙放下手里的茶盅三步并两步地跑出自个儿闺房-到了王府前厅,她悄声靠在门边上,听到门内她阿玛和一名男子的谈话声。 门边前恰恰挡了一株供观赏用的矮松,怎么也见不着那男子的面孔-「至于婚期-」敬瑾王爷提到。 「王爷,小侄尚有一问。」佑棠贝勒突然截断敬谨王爷的话。 「咱们将来就是自家人了,有话你直说无妨。」王爷道。 佑棠拿起手边的茶盅,徐徐呷了一口。 「小侄是想-不知悦宁格格是否已准备好嫁入我浚王府?」 敬谨王爷愣了愣,才道:「这是当然的-」 「王爷自然知道,嫁入我浚王府,将来便得承当起府里的大小内务。」 王爷脸色微变。 佑棠虽没把话挑明,可也点明了对悦宁掌理府务的能力质疑。 「小女她-」玉爷顿了顿,为之语塞。 「你的意思本王明白,只不知贤侄为何有此疑问?」 佑棠略勾起嘴角,慢条斯理地徐道:「格格是千金之躯,生即富贵,怕将来嫁至我浚王府,若有丝毫委曲了格格……」 「贤侄只管放心,小女一旦嫁过门即是浚王府的人,浚王府内的家务事,本王绝无理由过问!」王爷斩钉截铁地道。 「王爷言重了!」他倾身向前,唇角的笑纹泛深。 「不过是小侄听说了些无稽的闲语,所以才-」 「贤侄听说了些什么?」王爷皱起眉头。 悦宁是他女儿,事实上不必间佑棠他自个儿心底也清楚,雪亮-悦宁的骄蛮任性是出了名的,当然有大部分责任得怪他自己,是他管教不严,这才纵出悦宁的蛮性子! 「既然是无稽之谈,王爷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佑棠轻轻带过。 他话已说出,敬谨王爷自会有分寸。 王爷迟疑了片刻,才语气凝重地道出:「小女的性子本王明白,不需贤侄提醒,本王也会找个时间训诫小女一番。」 佑棠敛下眼,似不经意地说起-「不过是一名在贵府寄住的客人偶尔提起,说是格格训斥了她一顿,姑且无论有理无理,格格贵为王府千金,训斥一般人也无大不了之处-」 这话里头儿带了刺,让敬谨王爷的眉头倏地拧紧-一直站在外头偷听的悦宁,骤然背过身子倚靠在门边上,两手揪着心口,雾蒙蒙的大眼里闪着奔腾的怒气! 她肯定那个同佑棠告状的人,就是大阿哥前两日带进府里的小孤女! 可恶!可恶! 悦宁突然扭头往她大阿哥-定隽贝勒的书房奔去,再也顾不得这趟来是为了想偷瞧佑棠一眼-随后赶来的奶娘在悦宁身后叫唤,悦宁却理也不理,早已去得老远……※※※ 「好格格,可让奶娘找着您了!」奶娘找了悦宁半日,这才在大阿哥的书房门前找着她。 「奶娘?你找我做啥?」悦宁询问道,小脸上却不自觉地显现出一丝得意的神情。 奶娘不明所以然。遂疑惑地问道:「格格,您方才匆匆忙忙地来这做什么?」 「来训个不知轻望的小贱人!」悦宁骄恣地回话。 奶娘皱起眉头。「格格,王爷找您呢!」 「我阿玛找我?」 「是啊!王爷要您用过午膳后到前厅,有事交代您!」 悦宁只得点点头,先用膳去。 用完午膳,她便照着奶娘的交代往前厅去。 到了王府前厅,悦宁缓下脚步,在门口深吸了口气,这才踩着端庄的步伐踏进厅门。 「阿玛,听奶娘说您找我?」 悦宁撒娇地揉到她阿玛身上去,清脆悦耳的嗲声,熨酥了敬谨王爷的心。 「嗯,知道阿玛找你为的是啥事吗?」 敬谨王爷抬眼瞧自个儿如花般娇媚明艳的女儿,一股为人父的骄傲自然由心底生起。 「悦宁不知道,阿玛告诉悦宁!」 她倚偎在她阿玛怀里,粉嫩似春花娇绽的面颊,受娇地轻轻摩挲阿玛的胸襟。 「宁儿,」王爷拉着小女儿的手,爱怜地抚摩她细软乌亮的发丝。「告诉阿玛,你今年多大了?」 「回阿玛的话,宁儿今年就及笄了。」 「嗯,也该是时候了。」 「阿玛,您说该是什么时候了」悦宁扬起脸,眨着无邪的明亮大眼。 「小丫头,」他拧了下悦宁挺俏的心鼻头。「你会不明白阿玛的意思?!」 悦宁不依地噘着小嘴。「阿玛说什么高深莫测的话,悦宁不明白!」 「呵!阿玛同你这小丫头片子说的话半点儿也不高深莫测,那不正是你心里头的话?」王爷取笑道。 悦宁顷刻间羞红了小脸。「不来了、阿玛欺负人!」 「啐,阿玛疼你都来不及了,否则做什么要揣测你这小丫头片子的心思、投你所好,处心积虑地把你嫁进浚王府」 「阿玛!」 「怎么?阿玛说错话了?」 悦宁不说话,低下了头,两手不自觉地扭着衣角。 「瞧,教阿玛说中你的心底事了!」 「阿玛就爱取笑人!」悦宁偏过头,从微侧的潮红小脸上瞧得出她心底是欣喜的。 「这回阿玛可不同你说笑!」 敬谨王爷敛起笑脸,严肃地道:「阿玛安排这桩亲事纵然是要你嫁得顺心如意,可到底也是为了阿玛自己的私心一则为你挑个显赫夫家,二来也为阿玛自个儿挑个显赫的亲家!」 敬谨王爷顿了顿,悦宁抬起头,眨着水媚媚的大眼瞧她阿玛,等王爷继续说下去。 「阿玛现下同你把话说明白便是要你记住-纵然你贵为敬谨王府的大格格,可嫁出去的女儿等同泼出去的水,你要记着浚王府才是你往后的依靠,攸关着你后半辈子的荣辱!从今而后你谨记从夫顺子之德,倘若受了委曲也不许回娘家来哭诉,要牢牢记着浚王府才是你唯一的家,佑棠才是你往后要倚靠终生、替你做主撑腰的男人!」敬谨王爷一口气说完,不忘再补上句:「阿玛这番话你听明白了吗?」 他明白女儿任性难驯,更因为今早佑棠的一番话,因此特地交代。 「悦宁明白了。」出乎忘料地。 悦宁垂下了眼,柔顺地回她阿玛的话。 佑棠! 那打从她五岁起,便不停在心中呼唤的名。 自那年在枫树下匆匆一瞥,他俩距今已整整十二年不见! 仍记得当年他要她长大后当他的娘子,多年来她一直记挂在心,专一倾注,不曾忘怀……而他呢? 他可还记得当年自个儿曾说过的话? 现下她就要是他的妻子了,隔了这许多年再见面,他可还记得她? 今早他还替她说话,就同十二年前他护着她那回-他肯定记着她吧! 悦宁柔柔地想着他的名,十二年来她一心一意记挂着想成为他妻子的男人……佑棠-※※※ 这日悦宁骑着她自个儿的马儿,到王府后头的树林里遛达,傍晚时回到王府,正走进她住的宁心轩,碰巧看见一名胖嬷嬷手里头正抓着她养在花园里的大白兔。 「你做什么抓我的小兔?!」 悦宁立刻上前,一把抢过她心爱的大兔子。 「格格!」胖嬷嬷一见是悦宁便退了一步,心虚地垂下眼,肥胖的身躯恭谨地向前微弯。 「你好大的胆子!抓了我心爱的小兔想打什么坏主意?」悦宁把大兔子紧搂在怀里,气得握紧拳头质问那胖嬷嬷。 「禀格格,我赵嬷嬷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打格格这只小兔儿的主意!」那胖嬷嬷申辩道。 「是王爷传人吩咐下来,要嬷嬷我替格格把这些小玩意清理掉,免得格格玩心重。将来嫁到浚王府后还要一心挂记着这些……」 「胡说八道!」悦宁听到这儿忍不住怒斥。 「我嫁到哪儿,小兔自然跟着我一块儿去!我疼小兔阿玛明白得很,岂会要人抓走牠!摆明了是你这老东西暗地里使坏心眼!」 「冤枉啊!格格!格格要不信的话亲自去问王爷便成了,到时格格就知道嬷嬷我有没有说谎来着了!」胖嬷嬷一脸苦相。 「我当然要问我阿玛,而且现在就去!」 悦宁要跟在身边的随从抓住了胖嬷嬷,往敬谨王爷的书房走去「阿玛,这胖嬷嬷撒谎,说您传人要她抓走我的小兔-」 「没错,是我要人清理你留在府里的小玩物!」敬谨王爷看着冲进书房的悦宁,冷静地回道。 悦宁瞪大眼,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最疼爱她的阿玛「为什么?」她受伤地问,不能理解阿玛为什么命人抓走她的小兔! 「你就要出府去了」 「可小兔会跟着我一块儿走,您没必要命人「清理」掉牠-」 「嫁到浚王府后,你在自个儿府里的孩子心性就得给我全部收起来,安安分分地学好怎么当个端静娴德、将来能执掌多罗浚府内务的大福晋!」敬谨王爷一反往常,神色严厉地道。 悦宁瞪大了眼,哑口无言。 她虽明自阿玛说的有理,可要她割舍掉心爱的大白兔,就好似剜去她心头肉一般,何况阿玛说的好似一旦嫁了人,便等同再世为人一般! 她只是嫁进浚王府,换个环境罢了,为什么阿玛要看得这么严重,还一反往常地不再对她展现出全然的疼爱! 「阿玛说的什么「端静娴德」,悦宁会努力学习,可我不过嫁人罢了,做什么要弄得这般严重,或者佑棠是个不拘泥于小节的人,他才不在乎我这么些小嗜好-」 「别再说了!」王爷打断悦宁末说完的话。 「不论佑棠在不在乎,事关咱们敬谨王府的面子,我岂可让人笑言,嫁出个不识大体、毫无风范的顽劣女!」 「阿玛!」悦宁头一回听她阿玛说这般话,严厉且又是没来由约,便委曲地红了眼。 「您明白我一向便是如此的!从前您也没嫌过宁儿哪里不好,怎么这会儿您就变了,您是不是打算把宁儿嫁走后便从此不理宁儿、不疼宁儿了!」 敬谨王爷一时哑口无言,只能瞧着自个儿女儿干瞪着眼。 不一会儿王爷重叹一声甩甩袖摆。 「总之你照着阿玛的话去做便是!将来你自会明白,今日阿玛这么要求你是爱你抑或不疼你,之所以坚持要这么做是如何的用心良苦!」 敬谨王爷说完话后便摇头而去,不再多言。 悦宁愣愣地站在原地,委曲地流着泪,心底只觉得阿玛再也不受她了…… ※※※ 「格格,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吗?」悦宁贴身婢女小喜忧心忡忡地问。 一早上小喜不斯重复这句话、苦口婆心地试图劝自个儿的主子打消主意-「我说过不许再啰嗦了!」悦宁白了小喜一眼,端起格格的架子。「再多话我可要生气了!」 平时格格虽任性跋扈,可小喜跟在格格身边多年,知道悦宁格格平日表现出来的骄纵、甚至不可理喻并非是习惯,而是另有隐情,这才会出口相劝。 小喜原本还有一丝指望悦宁也许肯听她的,这会儿她只能暗叹口气,没敢再多说什么。 「记着,要是我额娘来瞧我,便说我吃过午饭后就睡下了,这会儿睡得正熟呢!你要这么说,额娘就不会坚持要见我了!」悦宁吩咐道。 「可是格格,若是福晋不依,坚持要见您-」 「你别同我额娘使眼色,依我额娘那温柔的性子,她可不会固执到底!」悦宁警告小喜别出卖她! 小喜的居心被识破,心虚地垂下头,大气也不敢吭一声。 「我走啦!你就待在府里罩着我,乖乖待房里等我回来吧!」悦宁嘻笑一声,跨上马背扬长而去。 留下小喜愣在原地吸了不少马蹄迹起的飞灰。待悦宁去远了,她才猛然清醒过来,一颗心开始被吊得七上八下,心情志忑不安……

本文由加拿大28预测发布于加拿大28官网平台-小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冷情夫君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