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预测-加拿大28预测官网-加拿大28官网平台

热门关键词: 加拿大28预测,加拿大28预测官网,加拿大28官网平台

冷情夫君

「她是个肮脏的小东西,咱们别同她玩!」 一群身着华贵衣饰,一瞧便知是上等人家的小孩包围着一名瞧来不到五岁大的小女孩,小孩们带着低俗的恶意,鄙夷、嫌恶地唾骂缩靠到树干边上的小女孩。 有几个较大的孩子更是逼上前去,以占优势的高大体形压迫那小女孩,不懹好意地威吓她,并兴奋地欣赏她脸上惊恐的神情! 小女孩睁圆大大的眼睛惊惧地仰视围绕在她周遭的大孩子,浓密、长卷的漂亮睫毛不安地颤动着。她僵直的背脊紧贴着身后的枫树树干,彷佛那粗扩的大树是支撑她挺立的力量来源。 「你们别过来,我要告诉我阿玛……」 「你阿玛才不理会一个小贱人生的小贱种!」一个大女孩打断那小女孩的话辱骂她道,得意地看见小女孩一瞬间苍白的小脸。 「你……你胡说……」 小女孩猛摇头,她不相信疼爱她的阿玛会不理她!还有她不是小贱种,她漂亮温柔的额娘也不是什么小贱人! 「你才是笨蛋!」那大女孩索性伸出手指着小女孩的鼻子谩骂-「我额娘说现下全北京城每个人都知道你阿玛纳了一名歌妓为妾,这是咱们大清皇族的耻辱,那小贱人生下你这个肮脏的小贱种,更是耻辱中的耻辱!」 小女孩瑟缩了一下,原本高抬的小脸下垂,小小的身子几乎揉进树干中。 她感到头顶上每个人鄙视、轻蔑的眼神……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待她!她没做错什么,她额娘也没做错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对她发怒,为什么要骂她额娘和她…… 「你这小贱种根本不配踏在咱们皇室的土地上!你和你额娘那小贱人趁早该滚得远远的,没的辱没了咱们!」一名大男孩冲着小女孩辱骂,用词尖削刻薄,更仗着体形上的优势,上前一步欺到小女孩跟前,邪恶地拉扯她柔细的长发。 其它几个孩子看到那大男孩的行动纷纷效法,每个人都上前去拉扯那小女孩的长发,小女孩毫无反抗,任由一群人联手欺侮她。她只能嘤嘤啜泣着,无助她卷缩在枫树旁的泥土地上,身上沾满了泥末和草屑,原本梳理得油亮光滑的一头乌丝被扯得七零八落,干净的粉白小脸抹上了黄土,和着泪水成了肮脏的小泥人! 那些孩子们仍然不住手,邪恶的因子已被诱发,他们反倒变本加厉地推倒了小女孩。 一个孩子野蛮地把小女孩的脸压在泥地上,辱骂她不配吃饭只配吃土,其它孩子们在一旁拍手叫好,火上加油地鼓动那孩子进一步欺负小女孩…… 「住手!」 突然一道威严的声音制止了那孩子进一步且更加残忍的举动。 鼓噪的孩子们突然安静下来,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 「你们居然联手欺侮个小女孩,简直可耻!」 轻浅的音调却带着无比的力量 其中几个大孩子倏地往后退,彷佛见着了可畏的瘟疫般! 另一些不知轻重的心跟班则仍傻愣愣地梓在原地,还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些大孩子们不住地往后退,他们个个双眼睁大,畏惧地望着那个站在不远处,眼神冷锐、神情凝肃,年纪轻轻已其有令人不寒而栗力量的俊美少年。 「滚!」 那少年一声冷斥,几个大孩子立刻转身逃窜,留在原地的小孩见大孩子们跑的跑、逃的逃,见识到那少年的力量,和他那令人打从骨子里发寒的冷锐凝视个个吓得四处逃窜! 「你没事吧?」 那少年定到柏树下,俯瞰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小女孩。 小女孩慢慢抬起头,污秽的面容上一双熠熠发亮的大眼,灵动地勾勒住少年的目光-「你没事吧!」少年又问了一次,语调中有着压抑的叹息。 那样勾人的一双眼睛,竟然长在一个不满五岁的小女娃儿脸上! 小女孩膛大了眼,被少年非凡的神采慑住,忘了言语!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挑起英挺的剑眉,放柔声音。 头一回他有兴致知道一名女子的名字,讽刺的是,对方竟是个不满五岁的小女娃! 「我……悦宁……」 小女孩软软的童音呢哝出一个女孩儿气的名字。 少年点点头,严峻的脸上乍现出一丝笑容,瞬间点亮了原本就已俊逸超凡的年轻面庞。 「记住,往后要坚强些,只要你毫无畏惧,就没有人敢欺负你!」 女孩儿似懂非懂地点头,一双犹凝着泪雾的大眼氤氲迷蒙地望定少年。 她微微皱起秀美的弯弯黛眉,朱红的粉唇孺动两下,终究没道出疑惑。 少年突然眯起眼,这微妙短暂的瞬间似察觉了什么「长大后是个美人胚子啊!」少年喃喃自语,撇起嘴低笑。 小女孩眨眨眼,微歪着圆小的头颅,不懂少年的话。 少年突然上前一步,探手抬起小女孩瘦小的下颚。「小美人儿,长大后嫁给我吧!当我佑棠的娘子。」 「佑棠贝勒!」 少年放开小女孩,灼灼的目光仍紧锁着她。 「贝勒爷,前厅几位王爷正伴着圣驾议事,浚王爷要小的来唤您-」 少年一挥手。制止来人说话。 「记住,」他勾起玩味的笑痕。「要坚强,我等你长大!」 小女孩还未来得及反应,少年已大踏步走远。 小小的悦宁盯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牢牢地握紧了小小的一双拳头「佑棠……」 她会坚强! 等着长大后当佑棠的新娘!

十二年后 「格格,浚王府的大阿哥来了咱们府里,这会儿王爷正陪着坐在前厅,听说是为了浚王府的亲事-」敬谨王府的悦宁格格不等自个儿的奶娘说完,连忙放下手里的茶盅三步并两步地跑出自个儿闺房-到了王府前厅,她悄声靠在门边上,听到门内她阿玛和一名男子的谈话声。 门边前恰恰挡了一株供观赏用的矮松,怎么也见不着那男子的面孔-「至于婚期-」敬瑾王爷提到。 「王爷,小侄尚有一问。」佑棠贝勒突然截断敬谨王爷的话。 「咱们将来就是自家人了,有话你直说无妨。」王爷道。 佑棠拿起手边的茶盅,徐徐呷了一口。 「小侄是想-不知悦宁格格是否已准备好嫁入我浚王府?」 敬谨王爷愣了愣,才道:「这是当然的-」 「王爷自然知道,嫁入我浚王府,将来便得承当起府里的大小内务。」 王爷脸色微变。 佑棠虽没把话挑明,可也点明了对悦宁掌理府务的能力质疑。 「小女她-」玉爷顿了顿,为之语塞。 「你的意思本王明白,只不知贤侄为何有此疑问?」 佑棠略勾起嘴角,慢条斯理地徐道:「格格是千金之躯,生即富贵,怕将来嫁至我浚王府,若有丝毫委曲了格格……」 「贤侄只管放心,小女一旦嫁过门即是浚王府的人,浚王府内的家务事,本王绝无理由过问!」王爷斩钉截铁地道。 「王爷言重了!」他倾身向前,唇角的笑纹泛深。 「不过是小侄听说了些无稽的闲语,所以才-」 「贤侄听说了些什么?」王爷皱起眉头。 悦宁是他女儿,事实上不必间佑棠他自个儿心底也清楚,雪亮-悦宁的骄蛮任性是出了名的,当然有大部分责任得怪他自己,是他管教不严,这才纵出悦宁的蛮性子! 「既然是无稽之谈,王爷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佑棠轻轻带过。 他话已说出,敬谨王爷自会有分寸。 王爷迟疑了片刻,才语气凝重地道出:「小女的性子本王明白,不需贤侄提醒,本王也会找个时间训诫小女一番。」 佑棠敛下眼,似不经意地说起-「不过是一名在贵府寄住的客人偶尔提起,说是格格训斥了她一顿,姑且无论有理无理,格格贵为王府千金,训斥一般人也无大不了之处-」 这话里头儿带了刺,让敬谨王爷的眉头倏地拧紧-一直站在外头偷听的悦宁,骤然背过身子倚靠在门边上,两手揪着心口,雾蒙蒙的大眼里闪着奔腾的怒气! 她肯定那个同佑棠告状的人,就是大阿哥前两日带进府里的小孤女! 可恶!可恶! 悦宁突然扭头往她大阿哥-定隽贝勒的书房奔去,再也顾不得这趟来是为了想偷瞧佑棠一眼-随后赶来的奶娘在悦宁身后叫唤,悦宁却理也不理,早已去得老远……※※※ 「好格格,可让奶娘找着您了!」奶娘找了悦宁半日,这才在大阿哥的书房门前找着她。 「奶娘?你找我做啥?」悦宁询问道,小脸上却不自觉地显现出一丝得意的神情。 奶娘不明所以然。遂疑惑地问道:「格格,您方才匆匆忙忙地来这做什么?」 「来训个不知轻望的小贱人!」悦宁骄恣地回话。 奶娘皱起眉头。「格格,王爷找您呢!」 「我阿玛找我?」 「是啊!王爷要您用过午膳后到前厅,有事交代您!」 悦宁只得点点头,先用膳去。 用完午膳,她便照着奶娘的交代往前厅去。 到了王府前厅,悦宁缓下脚步,在门口深吸了口气,这才踩着端庄的步伐踏进厅门。 「阿玛,听奶娘说您找我?」 悦宁撒娇地揉到她阿玛身上去,清脆悦耳的嗲声,熨酥了敬谨王爷的心。 「嗯,知道阿玛找你为的是啥事吗?」 敬谨王爷抬眼瞧自个儿如花般娇媚明艳的女儿,一股为人父的骄傲自然由心底生起。 「悦宁不知道,阿玛告诉悦宁!」 她倚偎在她阿玛怀里,粉嫩似春花娇绽的面颊,受娇地轻轻摩挲阿玛的胸襟。 「宁儿,」王爷拉着小女儿的手,爱怜地抚摩她细软乌亮的发丝。「告诉阿玛,你今年多大了?」 「回阿玛的话,宁儿今年就及笄了。」 「嗯,也该是时候了。」 「阿玛,您说该是什么时候了」悦宁扬起脸,眨着无邪的明亮大眼。 「小丫头,」他拧了下悦宁挺俏的心鼻头。「你会不明白阿玛的意思?!」 悦宁不依地噘着小嘴。「阿玛说什么高深莫测的话,悦宁不明白!」 「呵!阿玛同你这小丫头片子说的话半点儿也不高深莫测,那不正是你心里头的话?」王爷取笑道。 悦宁顷刻间羞红了小脸。「不来了、阿玛欺负人!」 「啐,阿玛疼你都来不及了,否则做什么要揣测你这小丫头片子的心思、投你所好,处心积虑地把你嫁进浚王府」 「阿玛!」 「怎么?阿玛说错话了?」 悦宁不说话,低下了头,两手不自觉地扭着衣角。 「瞧,教阿玛说中你的心底事了!」 「阿玛就爱取笑人!」悦宁偏过头,从微侧的潮红小脸上瞧得出她心底是欣喜的。 「这回阿玛可不同你说笑!」 敬谨王爷敛起笑脸,严肃地道:「阿玛安排这桩亲事纵然是要你嫁得顺心如意,可到底也是为了阿玛自己的私心一则为你挑个显赫夫家,二来也为阿玛自个儿挑个显赫的亲家!」 敬谨王爷顿了顿,悦宁抬起头,眨着水媚媚的大眼瞧她阿玛,等王爷继续说下去。 「阿玛现下同你把话说明白便是要你记住-纵然你贵为敬谨王府的大格格,可嫁出去的女儿等同泼出去的水,你要记着浚王府才是你往后的依靠,攸关着你后半辈子的荣辱!从今而后你谨记从夫顺子之德,倘若受了委曲也不许回娘家来哭诉,要牢牢记着浚王府才是你唯一的家,佑棠才是你往后要倚靠终生、替你做主撑腰的男人!」敬谨王爷一口气说完,不忘再补上句:「阿玛这番话你听明白了吗?」 他明白女儿任性难驯,更因为今早佑棠的一番话,因此特地交代。 「悦宁明白了。」出乎忘料地。 悦宁垂下了眼,柔顺地回她阿玛的话。 佑棠! 那打从她五岁起,便不停在心中呼唤的名。 自那年在枫树下匆匆一瞥,他俩距今已整整十二年不见! 仍记得当年他要她长大后当他的娘子,多年来她一直记挂在心,专一倾注,不曾忘怀……而他呢? 他可还记得当年自个儿曾说过的话? 现下她就要是他的妻子了,隔了这许多年再见面,他可还记得她? 今早他还替她说话,就同十二年前他护着她那回-他肯定记着她吧! 悦宁柔柔地想着他的名,十二年来她一心一意记挂着想成为他妻子的男人……佑棠-※※※ 这日悦宁骑着她自个儿的马儿,到王府后头的树林里遛达,傍晚时回到王府,正走进她住的宁心轩,碰巧看见一名胖嬷嬷手里头正抓着她养在花园里的大白兔。 「你做什么抓我的小兔?!」 悦宁立刻上前,一把抢过她心爱的大兔子。 「格格!」胖嬷嬷一见是悦宁便退了一步,心虚地垂下眼,肥胖的身躯恭谨地向前微弯。 「你好大的胆子!抓了我心爱的小兔想打什么坏主意?」悦宁把大兔子紧搂在怀里,气得握紧拳头质问那胖嬷嬷。 「禀格格,我赵嬷嬷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打格格这只小兔儿的主意!」那胖嬷嬷申辩道。 「是王爷传人吩咐下来,要嬷嬷我替格格把这些小玩意清理掉,免得格格玩心重。将来嫁到浚王府后还要一心挂记着这些……」 「胡说八道!」悦宁听到这儿忍不住怒斥。 「我嫁到哪儿,小兔自然跟着我一块儿去!我疼小兔阿玛明白得很,岂会要人抓走牠!摆明了是你这老东西暗地里使坏心眼!」 「冤枉啊!格格!格格要不信的话亲自去问王爷便成了,到时格格就知道嬷嬷我有没有说谎来着了!」胖嬷嬷一脸苦相。 「我当然要问我阿玛,而且现在就去!」 悦宁要跟在身边的随从抓住了胖嬷嬷,往敬谨王爷的书房走去「阿玛,这胖嬷嬷撒谎,说您传人要她抓走我的小兔-」 「没错,是我要人清理你留在府里的小玩物!」敬谨王爷看着冲进书房的悦宁,冷静地回道。 悦宁瞪大眼,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最疼爱她的阿玛「为什么?」她受伤地问,不能理解阿玛为什么命人抓走她的小兔! 「你就要出府去了」 「可小兔会跟着我一块儿走,您没必要命人「清理」掉牠-」 「嫁到浚王府后,你在自个儿府里的孩子心性就得给我全部收起来,安安分分地学好怎么当个端静娴德、将来能执掌多罗浚府内务的大福晋!」敬谨王爷一反往常,神色严厉地道。 悦宁瞪大了眼,哑口无言。 她虽明自阿玛说的有理,可要她割舍掉心爱的大白兔,就好似剜去她心头肉一般,何况阿玛说的好似一旦嫁了人,便等同再世为人一般! 她只是嫁进浚王府,换个环境罢了,为什么阿玛要看得这么严重,还一反往常地不再对她展现出全然的疼爱! 「阿玛说的什么「端静娴德」,悦宁会努力学习,可我不过嫁人罢了,做什么要弄得这般严重,或者佑棠是个不拘泥于小节的人,他才不在乎我这么些小嗜好-」 「别再说了!」王爷打断悦宁末说完的话。 「不论佑棠在不在乎,事关咱们敬谨王府的面子,我岂可让人笑言,嫁出个不识大体、毫无风范的顽劣女!」 「阿玛!」悦宁头一回听她阿玛说这般话,严厉且又是没来由约,便委曲地红了眼。 「您明白我一向便是如此的!从前您也没嫌过宁儿哪里不好,怎么这会儿您就变了,您是不是打算把宁儿嫁走后便从此不理宁儿、不疼宁儿了!」 敬谨王爷一时哑口无言,只能瞧着自个儿女儿干瞪着眼。 不一会儿王爷重叹一声甩甩袖摆。 「总之你照着阿玛的话去做便是!将来你自会明白,今日阿玛这么要求你是爱你抑或不疼你,之所以坚持要这么做是如何的用心良苦!」 敬谨王爷说完话后便摇头而去,不再多言。 悦宁愣愣地站在原地,委曲地流着泪,心底只觉得阿玛再也不受她了…… ※※※ 「格格,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吗?」悦宁贴身婢女小喜忧心忡忡地问。 一早上小喜不斯重复这句话、苦口婆心地试图劝自个儿的主子打消主意-「我说过不许再啰嗦了!」悦宁白了小喜一眼,端起格格的架子。「再多话我可要生气了!」 平时格格虽任性跋扈,可小喜跟在格格身边多年,知道悦宁格格平日表现出来的骄纵、甚至不可理喻并非是习惯,而是另有隐情,这才会出口相劝。 小喜原本还有一丝指望悦宁也许肯听她的,这会儿她只能暗叹口气,没敢再多说什么。 「记着,要是我额娘来瞧我,便说我吃过午饭后就睡下了,这会儿睡得正熟呢!你要这么说,额娘就不会坚持要见我了!」悦宁吩咐道。 「可是格格,若是福晋不依,坚持要见您-」 「你别同我额娘使眼色,依我额娘那温柔的性子,她可不会固执到底!」悦宁警告小喜别出卖她! 小喜的居心被识破,心虚地垂下头,大气也不敢吭一声。 「我走啦!你就待在府里罩着我,乖乖待房里等我回来吧!」悦宁嘻笑一声,跨上马背扬长而去。 留下小喜愣在原地吸了不少马蹄迹起的飞灰。待悦宁去远了,她才猛然清醒过来,一颗心开始被吊得七上八下,心情志忑不安……

自那日和佑棠彻底决裂后,悦宁又开始把自己关在房内,整日茶饭不思,不出几日已消瘦了一大圈,整个人几乎脱了形! 「格格,今儿天气很好。小喜陪你出去走是好吗?」见悦宁镇日把自己锁房门内,小喜十分忧心! 悦宁没回头,只是摇头,清瘦的穿子蜷在炕床边,一双大眼痴痴地怔望,巴大的小脸上神情涣散,教人瞧来无限凄酸! 小喜重重叹了口气-贝勒爷竟狠心连瞧也不来瞧格格一眼! 似乎是铁了心,不管格格死活了! 「格格,咱们出去吧,好吗?」小喜不死心地又劝。「好歹你到外头去走动、走动,人会精神些,心情也会开朗些的!」 「小喜……」悦宁突然肯开口说话,小喜喜出望外,注意聆听。 「小喜……你说我是不是很讨人厌?」 没想到她问出的竟然是这一句! 「格格,您别傻了!您这么清纯可爱,只要是有眼睛的,人人都会喜欢您、疼爱您的!」小喜认真地道。 「人人都喜欢我,疼爱我,只有佑棠讨厌我……」悦宁喃喃道。 「格格!」小喜知道悦宁心中想不关,心中最在意的始终还是贝勒爷一人。 她心头一动,忽然想出个法子「格格还记得那棵老枫树吗?都十二年过去了,不知那枫树是否还在原处生长茁壮……」 她边说边观察悦宁的神情。果然她神色已有些动容。 「不知那老枫树植在府里何处。否则真该再去瞧瞧!」 「小喜,」悦宁回复了清醒,突然唤住她。「你扶我起来,我要找那棵枫树去!」说着就要下床。 小喜高高与兴地扶悦宁下床。 找了半日,终于在跑马场边找到那棵老枫树,看来这附近已改建,幸而这棵老枫还保留了下来。 枫树仍同十二年前一般。只是树干加粗了些,枝叶又更茂密了许多。 这时节枫叶已转为殷红,地上铺落了厚厚一层红叶。 马场中央突然奔掠过一群马队,簇拥着的是一匹高大的黑色骏马在队前奔驰! 小喜认出骑在领阵的骏马上的正是贝勒爷,还有坐在贝勒爷座前的那名姑娘就是媚秋! 小喜听说了贝勒爷这几日都同表小姐在一块儿,她突然后悔要悦宁出来走走,如果不出来,就不会撞见贝勒爷他们了! 只见悦宁愣愣地盯着前方,眼睛随着马队而转…… 「格格……」 「小喜,我想在这儿静静。」悦宁傍着枫树身滑下拥坐在泥地上,紧紧地闭上了眼。 小喜明白悦宁的心情,叹了口气,静静地走开。 悦宁不知在泥地上坐了多久,突然她听见上方传来说话的声音。 「格格?!」 是男性的低音,这声音似曾相识。 「戎左!」悦宁睁开眼,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正对着她微笑,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名英挺高大的年轻人。 「格格,数月不见了,您好吗?」戎左一屈身蹲下,也坐到泥地上。 「您似乎瘦多了!」 看清了悦宁的消瘦,他脸上的笑容不见。 「戎左,你怎么会来浚王府?是我阿玛着你来看我的吗?」悦宁勉强扯开笑颜,转移话题。 戎左摇摇头,炯炯有神的眼仍盯着悦宁脸上,钜细靡遗地视察着。 「是我自个儿要来见格格的!」 之前在敬谨王府时,戎左是悦宁的贴身侍卫,他自小保护悦宁长大,对悦宁忠心耿耿。 「是吗……」悦宁失望地垂下脸,她嫁出去这么久了,阿玛并没想到她! 「戎左谢谢你想到我,还肯来看我……」她再抬起头,勉强打起精神。 「格格!您……您过得好吗?」 这话原是不该问的!嫁到浚玉府这般显赫的府第来,岂有过不好的道理?! 可他实在看不出悦宁这般无端地消瘦究竟好在哪里? 「我……很好!只是有点想我阿玛,遇有额娘……」悦宁嗫嚅地道。 「您想王爷和福晋,那等我回去禀告一声,不日把您接回府住几日就是了!」 戎左松口气,原来格格只是想家! 「不要-」谁知悦宁一听戎左这么说,竟然激烈地反对! 「为什么?」戎左因为悦宁的反应而呆祝 「因为……因为我在这儿待得很好,不想离开!」 事实是她不想让她阿玛为难! 她的不快乐连自个儿都能瞧得出来,如果回到府里,阿玛必定质问,终究因她的处境而为难! 从前她不曾想得这般深、这般远,行事总是任性而为,无怪乎佑棠讨厌她,还深深记牢她从前的可恶……可现在呢? 她知道就算她再好上一百倍,佑棠也永远不会爱她! 「格格。」 「戎左,等你回丢之后就同阿玛、额娘说我在这儿过得很好,要他们别为我担心!」 戎左深深凝视了悦宁好一会儿。终于点头。 「我明白了!」他记忆中的小格格终于长大了! 「谢谢你,戎左。」悦宁点点头,浅笑忧郁。 「格格。」他心中一动,冲动地伸手握住她细瘦的小手 「您是否有心事,告诉戎左吧!」 悦宁一愣。「我……」她因他脸上真切的情意而动容! 「您在这儿真的过得很好吗?!」他语气急促地间,心疼她憔悴的清丽容颜……从前在敬谨王府的格格是那么天真快乐、浑不知世事,为何才嫁出府不久就已有了这许多忧郁,行事说话已有了这许多的顾忌! 两人正说话间,突然一阵马蹄杂沓,霎时尘土飞扬,迷了两人的眼睛。 等到尘埃散去,悦宁惊疑地睁大眼,赫然看见一大群马队就围在两人四周,距离之近,再差几步她和戎左就要死于乱蹄之下! 「你是什么人!怎么闯进内苑来的?!」马队中一名侍卫长质问戎左。 戎左的手握着悦宁,她慌忙抽出手「他是我从前的贴身侍卫,从敬谨王府来探望我的!」她解释,不想给戎左带来麻烦。 「表嫂,原来你同自个儿的贴身侍卫感情这般好!」坐在佑棠马上的媚秋阴沉地说着风凉话。 悦宁别过了头,当做没听见。 她已不想同她斗!就算她豁了出去,放下少福晋的身段去同她计较,换来的反是佑棠的指责和万般不堪! 纵然她会那么做一切全是为了他,他也无心去领悟! 「佑棠贝勒。」戎左认出了乘在马上气宇轩昂的佑棠,却见他身前坐着一名女子紧紧依偎在他胸前,他疑惑地皱起眉。 佑棠没吭声,面无表情的俊颜透出一股阴沉。 「戎左,我们走吧!」 悦宁从枫树旁站起,两腿因跪坐太久而发麻,且她脚踝上有伤,一时站立不隐而往前扑倒 「格格,小心!」戎左紧要关头险险地接住了她,紧紧将她荏弱的身子抱牢在手上。 突然戎左感到左侧一股劲风袭至,之后就莫名其妙地被打松了手-佑棠不知何时翻身下马,将悦宁夺回手中! 悦客顷刻间被接来夺去有些受了惊吓,回过神后,她第一件做的事便是伸手推开佑棠-岂料他竟如大树一般难以撼动! 「放开……」她要说的是放开她!可才一抬眼,她便看见他盛怒的眼神! 她可是又做错了什么? 她已经不再去招惹他了,他凭什么又毫无理由的对自己生气?! 「放开我!」她直视他冷鸷的眼,勇敢地挑战他的怒气! 佑棠紧抿着嘴仍旧不吭声,她却感到他手上的力道正失控地加劲中,他似乎想捏碎她! 悦宁开始挣扎:.戎.左.看出她的痛苦、忘情地上前一步11嘉竿乙佑棠突然转身抓下一匹马上的侍从,跟着挟持悦宁在众目睽睽下跃上马背,扬长而去! 众人都为佑棠这突来的举动呆住,戎左原想请佑棠松手的话,再也没机会说出口! 一群人谁也没心思去想到被遗忘在佑棠那匹骏马上的媚秋……她仍然直挺挺地坐在马背上,那张秀丽的脸上此刻充满了怨毒! 「放开我!你把我带上马做什么?!」 「闭嘴!」 一路上悦宁不断在马上挣扎着,逼得佑棠不得不紧紧箝住她,强蛮地勒住她瘦得几乎要拗断的细腰。 「你到废想怎么样,我已经不去惹你了,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悦宁仍在挣扎着,不顾那样会弄痛了自己! 说话问佑棠已策马奔至「熏心楼」。 他抓着她下马,粗鲁地将她拖进房里。 到了房内,悦宁立刻甩开他的手。 「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退到房内角落,感到腰腹间传来的剧痛。 他掐住她的力道彷佛同她有深仇大恨般! 「不怎么样!」他终于开,语气冷得像冰。 「我只是让你别再丢人现眼!」 悦宁瞪大了眼。「你把话说清楚,我几时丢人现眼来着?」她心中顿时涌出无限委曲。 「光天化日下和男人肌肤相亲!你还嫌不够丢人吗?」他紧绷着脸,似乎在压抑着即将暴发的怒气。 悦宁用力咬住唇,心口难受得几乎要窒息! 「你为什么要故意抹黑我!戎左只是我从前的护卫-」 「这么说是旧情未了了!」他冷笑,阴沉地打断她的辩解。 「你-」悦宁气不过,捏紧了小拳头。 「你自己呢?就算我同戎左有旧情,至少我们仍是清清白白的,可你呢?你敢说你同你的秋妹仍是清白的?」她气愤地指责他。 「你承认你跟那个男人有旧情?!」他脸色一肃,眼神迸出杀气腾胜的怒光! 悦宁被他残冷的神情吓得倒退一步,她从未见过如此充满肃杀之气的佑棠! 「我说过了,戎左只不过是我从前的护卫-」 「往后不许你再见他!」他霸道地下令。 「为什么不?!你没有理由不让我见戎左!」悦宁不服。 「不许就是不许,没有任何理由!」他无理得几近独断。 「你。你根本不讲理!」悦宁气得浑身打颤。 「我没说过要同你讲理!」他冷静地撂下一句。 「那我也不需同你讲理我没有遵守你命令的必要!」她反驳。 「你试诚看」他冷冷地道。 悦宁不禁往后缩。「你想怎么样?」她自小强自训练的蛮气这时又提了上来,她大着胆挑衅他。 「你以为呢?」他却不正面回答,只阴沉地道。 「你……又想打我!」她倏地睁大眼,急促地退了几步,直到后方再也无路可退为止。 佑棠捏住拳头。 「该死的!」 他突然诅咒,悦宁脸色一变,身子更往墙角缩去! 见到她的反应,他皱起眉头。 「你放心,往后无论你如何激怒我,我都不会再动手。」他恢复平静地保证。 他突来善意,让悦宁也撤下心防。 「戎左……他只是来看看我,顺道问我想不想回敬谨王府-」 「他要带你回敬谨王府?!」他突然上前一步抓住她,面目阴沉。 他为什么这么问?「没有……如果你是怕我回府给你带来麻烦,你大可放心! 我们俩之间的事,我从来就不预备让阿玛知道!」 她猜他必定是担心她一旦回府告状,浚王府同敬谨府将交恶,届时他原先所有的利益盘算全要落了空! 悦宁忧郁地想,其实他大可以高枕无忧,阿玛早已表明了绝不会插手管她出嫁后的事! 他略松开手,停了半晌,脸上无表情地道:「你这段时间不可能回去敬谨王府!」 悦宁压根儿没打算要回去,可她还是问:「为什么?」 他突然撇开眼。侧转身子。「我要到承德别业。」 悦宁不懂。「那跟我回不回府没有关系……」 「我要你跟我一道去!」他用斩钉截铁的口气粗鲁地打断她的话。 「你要我去?!」悦宁睁大眼,有些不敢相信。他为什么突然间想到要带她去承德? 「为什么?」她喃喃地问。 他要她去,那媚秋呢?她也去吗? 「不为什么!」他撇下话,转身就走。 临出门日之际,他突然回过身-「你进浚王府之前我们可曾见过?」 他这话间得唐突,悦宁一时间愣住了。 没等她的回答,他已经转回过身离去。 之所以突然有此疑问,是因为刚才在那棵老枫树下她惊恐的表情,唤起了他脑海中似曾相识的记忆! 佑棠走后,悦宁仍呆立在房间的角落……他为什么这么问她? 悦宁闭起眼……不管为什么,她已决心压下心中的希冀,不再去奢望些什么!

本文由加拿大28预测发布于加拿大28官网平台-小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冷情夫君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