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预测-加拿大28预测官网-加拿大28官网平台

热门关键词: 加拿大28预测,加拿大28预测官网,加拿大28官网平台

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

冉静在乐乐的帮助下恢复了她原本的职业——高空服务员,所以又开始了三天两头不在家的日子,而我率领我自己的团队取得了“渡江战役”的胜利,真正进入了自己的事业蓬勃时期,虽然我们还没有获得大规模的赢利,但是苏达人非常满意我们的表现,给公司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分红,作为最高统帅的我分到了一百多万的货币,我看着那六个零,笑死我了。 时光终于又回到了三年前,或者说甚至超过了三年前,起码在肢体距离上说是这样。在这间房子里我和冉静快乐的面对着一些所有人都会遇到的小问题,我觉得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或许还有?我觉得是该考虑一个人生最重要的问题了,这个问题就是结婚。对于结婚这个话题,许许多多的人给了许许多多的定义,传播最广泛的几个不外乎“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婚姻就是围城,在外面的想进去,在里面的想出来”等等,基本上以负面的形容居多,可是我不在乎,我就是想进去,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进去? 求婚应该算是人生中的大事,也是非常具有纪念意义的时刻,君不见千百年来人们创造出多少浪漫的求婚方式,可是正因为就在求婚这个问题上人们已经发挥了无限的想象和创意,我还能够有什么特殊的方式?最让我担心的倒不是方式问题,而是如果冉静不答应呢? 没有人说两个相爱的人就一定要结婚,就我们家丫头脑袋里的奇怪念头,我只能确认她爱我,但是无法确认她愿意嫁给我。 这两天过的算是一种煎熬,我翻阅了许多资料试图找出一种最佳的方式,创造一个最合适的环境和时机,以增加我求婚的成功率,可是毫无结果。对着镜子我也练习了许多次自己设计的台词,我就纳闷我这张脸什么时候变得看上去总是不那么真诚? “嫁给我。” “请你嫁给我。” “嫁给我好吗?” “做我老婆吧。” “我们结婚吧。” 唉,总是苍白无力的感觉。 “猪,你在干吗呢?”在我练习的时候冉静冲了进来。 “啊,没干吗。” “那出来。” “什么事?” “没事,坐下。”我按照冉静的指令坐在沙发上。 “嗯,好了。”冉静说着拿本杂志枕在我腿上看了起来。 “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给你当枕头的?” “对啊,你腿的高度最合适了,*枕不是高就是低。”晕倒,原来我的腿是定做的*枕。 冉静看杂志,我看着她,现在是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就在这么平淡的场景中说句“嫁给我吧”也许也是不错的浪漫。 “丫头。” “嗯?” “我,我——”话到嘴边我还是说不出口。 “什么事?说啊。” “你说我们现在这样好吗?” “好啊,你不觉得好?哦,你是不移情别恋了?” “我——”我移什么情啊,我也要有地方移呢,在家被你看着,在公司被丁晓琳盯着,再说你叫我移我也不想移啊。“你别添乱,我想和你说正事。” “哦,那你说吧。”冉静放下手中的杂志仰头看着我。 “我,我想——你别瞪这么大眼睛看着我,我心慌。” “那我眼睛本来就这么大嘛。”也对,眼睛大,也不是她的错。 “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有点改变?” “怎么改变?你想把沙发搬到那边去?我也早这么想了。” “唉,算了,没事了。”这丫头,我好不容易鼓起点勇气都被她瞎折腾光了,今天还是不说了,找机会再说吧。 “你没事了?” “没了。” “那我有事了。” “你有什么事?” 冉静翻身坐了起来,然后一摊手说道:“把你的卡给我。” “为什么?” “你别问为什么,给我就行了。” “可是我就一张卡。”别看我现在也算是半个成功人士,五十人公司的总经理,可是我连信用卡都没有一张,只有一张借记卡,我所有的资产都在这张卡里,包括公司之前分红的一百多万的巨款,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拥有这么多钱,做梦都开心。 “那你给不给?” “啊——给。”你别觉得我怎么这个吝啬,这个问题还要考虑,就现在这个社会,有几个男人敢把全副身家都交给自己的女朋友的?除了稍微犹豫了一下的我。 卡交出去这几天我都过的不踏实,你说我贪财也好,小气也好,那卡里可又超过两百万的存款,那是我大学毕业十年来的奋斗的见证,我自己都还没来得及仔细的感受一下有钱人的感觉。我倒不会担心冉静会携款潜逃,就这两百万那是对我家丫头的极大的侮辱,可是我想不明白这丫头到底会干吗? “我回来了。”推开门看见冉静站在客厅中间,家里被布置了一番,桌上还有丰盛的晚宴,颇有一番浪漫的情调。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看到这个情景我问道,脑袋里迅速地对所有生日节日相识纪念日甚至是认识一百天五百天一千天——都做了一个计算,没发现什么特别的日子啊。 “是非常非常特殊的日子,不过首先我要告诉你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只要冉静这么正经的和我说话,我的心就不自觉地提起来。 “我把你卡里的钱都花了。”我就知道要出大事,可是这事也太大了点吧,我十年的积蓄啊,怎么就花了。 “你真的都花了?”我抱着一丝侥幸的问道,希望冉静是在开玩笑。 “嗯,真的都花了。” “我的妈呀,那可是两百多万啊,你都买什么了就花了,就这桌菜两百成本就够了啊。” 我知道这个时候也许很淡定地说“花了就花了”会显得更加的有风度,可是脑袋坏了才花两百多万体现风度,在冉静面前我没必要装成那样,我确实心疼我那两百多万,非常心疼。 “先别管买什么了,你先跪下。” “跪下?” “嗯。”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我被人花了两百多万,我还要跪下,这还有没有天理,可是想想我那两百多万,膝盖还真有点发软。 “傻瓜,又不是拜佛,谁叫你这么跪啊,单腿就可以了。”我双膝一弯正准备跪下,被冉静一把扶住。 “那你又没说清楚是怎么跪。”这丫头现在弄得我哭的心都有了,男儿膝下有黄金,男儿有泪不轻弹,都被冉静给破了。 “给你。”在我单膝跪好后,冉静递给我一个小盒子。我身体的血液迅速涌向脑部,就我现在这个姿势,就我手里这东西,我明白什么意思了。 我打开小盒子,一只精致的戒指呈现在我的眼前,我抬头看见冉静迷人的微笑,我长大嘴怔怔地愣在那里。虽然我已经猜到是这个结果,但是当这个画面真实地呈现在眼前,不由得我不发呆。 “说话啊。”冉静看见我半天不说话瞪了我一眼。 “啊,说什么?” “你……”冉静这丫头急了起来,我是故意的,就这丫头给我这么一番折腾,我怎么也要“报复”一下。 “嫁给我。” “嗯。”我最喜欢听见冉静说的三句话是“我回来了”“好啊”还有现在的这句“嗯。” 我终于可以将戒指带上冉静的无名指,意味着我终于从男朋友这个职位上得到了晋升,冉静就要成为我老婆了。 “我告诉你啊,以后要是我们儿子问起来,你要记得是你和我求婚的。”这丫头,搞了半天就为了这个,想得还挺长远,不知道多少年后的事情都惦记着了。对,是我跪下向冉静求婚的,这戒指的钱也是我出的,对了,我的钱啊。 “你不会买个戒指花了两百多万吧,这戒指克拉不足啊。” “我要说那两百多万归我了,你怎么办?” “那我也没办法,钱归老婆管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你也不能乱花啊。” “那我就乱花呢?” “那我只能继续努力赚钱给你乱花。”看到冉静现在的态度以及我对冉静的了解,我明白她不可能乱花。 “贫嘴,钱我用来买了这里,一人付一半,不过你付一大半,我付一小半,你卡里剩下的钱给你零花。”你见过这么好的媳妇吗,买房子一人出一半,不接管你的财政大权,零花钱一给几十万。冉静买下了这栋房子,虽然这不是新房,可是这里留下太多太多关于我和冉静的记忆,而这笔钱我原本就是为了买下这里而准备的。冉静所有的举动都已经说明,她准备将她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我,和我一起共同度过所有以后的岁月。 “那现在我们房子也买了,求婚你也答应了,那……” “你闭嘴,我帮你说,”冉静及时阻止了我的话,“我就要是你老婆了,所以你想怎么样,我都会同意的。” “那沙发?” “嗯。”晕倒,这个嗯太好听了。

春节很快就过去了,人们从欢乐热闹的气氛中重新投入工作当中,新的一年正式到来,意味着新一轮的激烈竞争的开始。我不知道八百亿公司又会使用什么样的手段,我现在关心的只是冉静离开的日子到来了。 “猪,明天我就要走了。”冉静的行李已经打好包放在了门口,又到了分别的场景,仔细算算我和冉静相处的近两年时间里,实际上聚少离多,可能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越发地珍惜在一起的时间。 “嗯。” “你没有什么要和我交代的?” “那,给你的。”我递给冉静一张信纸。 “什么东西?”冉静接过信纸打开来念道,“留学行为准则二十四条?你敢给我定规矩?” “我为什么不敢,你没发现我的地位已经悄然地发生了变化吗?” “什么变化?” “我现在是咱妈的未来女婿,咱妈交代了我现在就是你的监护人。” “净臭美,我妈什么时候给你的权力。” “那是我和咱妈娘儿俩之间的协议,你怎么会知道?”冉静给了我一拳然后倒在我的腿上举着我写的二十四条准则看着。 “猪,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净问些没有水准的问题。” “那你干吗把我赶去加拿大这么远的地方啊?” “我……你这都是什么逻辑啊?” “那你要是不想我走,你可以要求我留下的,我会认真考虑。”冉静用很真诚的眼神看着我。我想冉静留下吗?当然。我可以这么做吗?不。既然冉静做出了留学完成学业梦想的决定,我就应该支持她,虽然这段时间会很辛苦,但是这种辛苦也是一种幸福,虽然这样会面临巨大的情感考验,但是我相信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考验。 “没事的,还有两年多的时间,一晃就过了。” 冉静左右摇晃了一下身体:“晃过了,那我不用去了。” …… …… “猪,假如我不去上学了,你觉得,我们接下去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不要总问些假设性问题,你现在就老老实实地去上学,我就专专心心地工作,两年后你回来,不就知道了。”我不想回答假设性的问题,假设得越多,离别的情绪就越浓,我好不容易调整的心情又会变得复杂。 “你就假如一下嘛。” “我不。” “哼,这就说明你根本就是一个没有规划,没有计划,对自己没有信心,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信心,不愿意负责任的男人。” “不就是没有假如一下嘛,用得着给我这么多帽子吗?那我假如给你听啦。” “生气了,不听了。” 冉静赌气地枕在我的腿上睡着了,也许她在梦中假设了她自己提出的问题,答案应该是幸福的,因为她脸上浮现了迷人的笑容。 我将闹钟调好,防止这个丫头又趁我睡着的时候溜走,*在沙发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闹钟将我吵醒时我第一件事就是低头看冉静是否还睡在我的身边,果然如我预料,丫头又不见了,第二件事我立刻看放在门口的行李,依然如我所料,也不见了。这个死丫头你又自己开溜。 我站起身冲向门口,我有充裕的时间赶往机场,这个丫头你说你跑什么啊,两个人要分两辆车去机场,多不符合经济规律。 才冲到门口看见门背后贴着一张纸条。 猪: 我走了,我是故意的,因为你昨天惹我生气了,所以我自己走了,你不许追来,浪费计程车费。 丫头 今天 虽然车费不便宜,但是我还是出现在机场,只是路上交通耽搁了一会,到达机场我找不到冉静的身影,冉静真的已经进入候机厅? “死丫头,你也太狠心了,又溜了,不就是没回答假如问题吗,大不了现在回答你就是了,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想过多少次了。”我一边念叨着一边拿出手机拨打,电话通了,铃声也响起了。当然不是我的手机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功能,是因为我拨打的手机的主人就站在我的身边,用得意的笑容看着我:“我还没接电话呢,你干吗挂?还有,叫你不要来,你干吗还来?” “那你叫我别来,你还在这等。” “我才没有等你呢,只是时间还早,我没进去,现在时间到了,我要进去了。”说着冉静转身就走,这丫头的行为一向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 “结婚。”我在冉静刚转身的第一时间说出这个词汇。 “你说什么?” “我说结婚,”我走到冉静面前向她说出我假设过许多许多次的假如,“假如你没有离开,我们会结婚,然后我会努力工作,买一间小房子作为我们的家,然后我们会生孩子,第一个女孩,像你,美丽、可爱、善良,也很调皮,她会在做错事的时候用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你,让你不忍心对她进行处罚,她第一次开口叫爸爸妈妈的时候,我们俩会又跳又笑又尖叫,你会忍不住在我的手上留下一排牙印。虽然生下第一个女孩你就对我喊着再不肯生第二个,因为生孩子太辛苦,还严重影响你的身材,但是隔一年我们又会有第二个孩子,是个男孩,像我,虽然算不上一个帅哥,但是无敌的傻样会成为全家的宝贝,包括他的姐姐也会非常地疼爱他,你还是回到你原来的岗位上,继续做一个高空服务员,所以在家带孩子的任务更多地落在我的身上,我学会左手抱着我们家姑娘,右手熟练地给我们家儿子换尿布,你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但是还是像现在一样是我们家丫头,所以我要很辛苦地要照顾三个孩子。也许因为这份责任,最后我没能在我的事业上取得我梦想中的成功,所以我们不能成为有钱人,我们就会在这样平淡但是幸福的日子中度过每一天。在我们将两个孩子都培育成才离开家的时候,我们还像现在一样地相爱,即使已经是老夫老妻,你还是会坚持每天吻我,会习惯枕在我的腿上睡去。虽然那时候我没有现在这么年轻,等你醒来的时候,我会腿酸脚麻,但是我还是喜欢看着你睡着的样子……” 冉静抱着我,将脸贴在我的胸口,倾听我对假如的设想。 “都说叫你不要来了,你非要来。” “那我怎么能让你生着气离开啊。” “我哪会真的生你的气,我只是故意让自己觉得生气,这样离开的时候就不会太难过了,现在好了,都被你破坏了。”这个傻丫头,逻辑一向和别人不一样,但是不一样得让人如此感动。 “那我不走了好吗?”冉静轻轻地说道。 “这个假如不会变,只是会迟来两年,一晃就过了。”

吃过晚饭,冉静继续发挥贤惠的特质将整理、清洗的工作全部都承担下来,我就别提多得意了,时不时地向那小子抛两个挑衅的眼神以表现我的得意。 我老弟和弟媳旅途劳顿要先行休息,其实主要是为了避免尴尬局面,两兄弟之间自然没什么尴尬,可是再加上一个弟媳和一个未来嫂子那多少有点别扭。我在盘算着怎么分配家里仅有的两张床,首先我肯定又要和沙发亲密接触了。 “哥。”这小子一晚上没怎么说话,突然神秘兮兮有很得意地把我拉到一边。 “干什么?” “我终于想明白了。” “想明白什么?” “冉静是漂亮,也很贤惠,但是她不够稳定,她也不会嫁给你,小小说你和她一直都是分房住的吧,三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吧,呵呵呵呵。”你说这小子一整晚不说话,就惦记这个事?不过也不能怪他,冉静严重颠覆了他找老婆的标准,这对他确实造成看巨大的冲击,另外我自己也是个笨蛋,我没事干嘛抛给他这么多挑衅的目光,这不是自找麻烦吗?现在给这小子抓到弱点了,冉静是和我分房住,三年前这样,三年后还这样,虽然我们在加拿大……可是我也不能告诉我弟啊。 男人是死要面子的动物,尤其我这个当哥的面对自己老弟,那就是死要面子的男人。可是,现在怎么办,我如果说我和冉静睡一张,冉静能配合我的说法吗?如果不配合,我脸丢得就更大了。 “你们在这儿啊,”冉静走了过来看着我们兄弟俩,“你弟弟他们明天还要坐飞机,让他们早点休息吧,他们睡我们的床,我们俩睡书房。”我这辈子觉得把“我们”这个词用得最好的就是我们家丫头,就这两个“我们”又一次严重打击了我老弟,看着我老弟悻悻地离开,我就别提多开心了(没办法,小时候就养成这个毛病,打击我老弟是他当老哥最大的乐趣,反之亦然)。 我老弟是带着颓废的心情和他老婆回房了,可我还和冉静大眼瞪小眼呢,因为我不知道冉静说我们睡书房这句话的可信度到底有多高,就凭我对冉静的了解,八成是假的,还有两成还是假的。 “你还在这干嘛?”冉静看着我说道。 “不然干嘛?” “睡觉啊。” “我睡哪儿?” “睡床啊,还能睡哪儿?” “那我和你一起……” “对啊,我最烦你这种磨磨唧唧的样子了,每次都这样,我现在是你女朋友,睡一起怎么了,现在是古代吗,娶个媳妇还不知道长什么样,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主动点。”不主动还成了我的错了,你早说嘛,我这个人最主动了。 “你说你这个丫头,我那不是尊重你吗。” “你什么都尊重我,我说要去留学你也尊重我,我说分手你也尊重我,你就不能有你自己的想法,”晕倒,都是我错了,那我还客气什么啊。冉静说完我就脱衣服上床。 “你……你干吗脱成那样啊?” “睡觉啊,你睡觉穿这么多衣服的,我这还是穿得多的了,平时我喜欢裸睡的。” 我老弟和他媳妇第二天就去欧洲度蜜月了,但是我的心绪非常的不安宁,因为我在考虑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今晚我应该睡在哪里? 一起床我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上班依旧在考虑这个问题,下班吃完晚饭还在考虑这个问题,终于在冉静去洗澡准备睡觉的时候,我考虑明白这个问题。 “你在这干吗,快点去洗澡。”冉静洗完澡看见我半躺在卧室的床上就要赶我走。 “你别想赶我走,我已经决定了。” “决定什么?” “决定今晚睡这里,你不要惊讶,不准反对,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这个人就是太好说话了,这根本就是一个坏毛病,这年头好人就是吃亏,所以从今晚开始我宣布,我要彻底回归我的床,都多少年了,太想它了。” “快点去洗澡。”冉静很平静又很有力度地重复了她的话,完全不理我刚才的一番“正义此言”。 “你别以为你凶就怕你,我那是让着你,从现在开始我要重振夫纲,不能什么都你说了算,女人有时候太感性,做的决定完全不正确,就拿你那个什么分手的理论来说,现在知道错了吧,所以我不能让这种悲剧再次上演,我再次明确地告诉你,从今往后我睡这儿,并且你也要睡这儿。” “快点去洗澡。”冉静有点咬牙切齿了,你别说,虽然我今天是鼓足了勇气,可是夫纲不振已经很多年,一下子要改变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冉静一瞪眼我还是有点心虚。 “不是你说的要我主动一点,我现在不是很主动了吗,你又这么凶,你这丫头到底要怎么样啊,不主动不对,主动又不对,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我很容易失去定位,丧失做事情的标准,你现在明确点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要你去洗澡。你这个笨蛋。”

本文由加拿大28预测发布于加拿大28官网平台-小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