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逐利怎么样?资本逐利性需要有所约束

qinzhiqiang 10-15 11:57 113次浏览

近年来,由于资本逐利性在部分领域带来的负面影响日甚,呼吁不再放任甚至限制资本的声音越来越多。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日前印发,对社会资本进入幼教行业,以及民办幼儿园进入资本市场进行严格限制,以遏制当下学前教育出现的过度逐利倾向。

的确,近几年随着资本的快速涌入,包括民办幼儿园在内的学前教育机构大量涌现,在高速发展过程中却也暴露出收费不合理、机构“跑路”甚至侵害幼儿及儿童身心健康的事件。因此文件甫一发布,曾经发生过“虐童”事件、在美上市的幼教机构红黄蓝应声大跌52.97%。

事实上,由于资本天然的逐利属性,这几年在推动诸多行业发展和规模扩张之际,也产生了不少负面效应。

以备受诟病的现金贷为例,无处不在的广告,以及不时地收到各类让你借贷的信息,背后却是一家家资本拥趸下赴美上市的借贷企业,成立仅数年,市值一夜之间数十亿元甚至上百亿。而根据发生的现金贷恶性事件以及业内机构调查,现金贷的用户主要是学生和分布在三四线城市的低收入人群,以及大城市的低收入年轻人群。也就是说,从事现金贷业务赚的主要是低收入者的钱,利用的则是他们偏弱的自我控制力和不很正确的消费观,有评论称现金贷企业相继赴美上市是“带血”的盛宴。

这几年被寄予厚望的共享经济同样如此,在资本投机推波助澜下,共享经济一度被异化为“共抢”经济。两年前共享单车刚刚出现时,“亲民”的租金,解决城市通勤最后一公里问题的潜力,获得一致好评。但随着资本疯狂进入后,“烧钱”模式开启,先后成立的数十家共享单车企业为了争夺市场份额,几乎所有大城市市区共享单车严重超负荷,由此带来随意停放影响交通和道路畅行,以及车辆损坏和不规范骑行、停放等问题,不断招致指责之声,如今更是“一地鸡毛”。

必须承认,资本天然具有逐利性,只要在法律限定的范围之内,似乎很难制约。但如果资本将负面影响无限放大,或者利用原本可以控制或隐藏的人性之恶牟利,就不应该放纵资本肆无忌惮。

因此,针对资本在一些领域过分逐利带来的负面影响,监管者应足够重视,如果其危害达到一定程度,或者涉及到幼教这类关乎国家未来又带有公益性质的行业,必须及时制止,防范其负面影响扩大。

需要指出的是,市场经济之下,单纯依靠行政之手干预难以完全解决问题。经济学的主要创立者亚当?斯密有《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两部代表作,分别设定经济人和道德人,前者假定人思考和行为都是试图获得物质性补偿的最大化;后者则具备同理心、正义感和行为的利他主义倾向,也是人的道德性体现。认为两者应该互相补充,即经济人的行为应该接受道德约束,需要建立类似“公正旁观者”机制来自律。

也就是说,要防范和减少资本逐利性带来的负面影响,资本运编辑应当自律,或者通过行业协会互相监督,减少盲目、无序竞争,更不要在一些带有公益性质或关系甚大的领域兴风作浪。

与此同时,道德和舆论对于资本的约束力,除了资本运编辑自律外,社会环境也至关重要,如果全社会多数人认为“利”胜于“义”,那么很难产生什么约束力。这其中,媒体作为社会公器尤为重要,理应弘扬社会正气并致力成为“公正旁观者”。

一言以蔽之,市场经济下对于资本的逐利性应该有所约束,而这需要行政干预、行业自律和社会监督共同作用。

资本逐利
上一篇:丰元创投:大数据赛道暗流涌动,金融、医疗最易弯道超车 下一篇:化学加网怎么样?专业的精细化工医药产业资源供需及整合平台
  • 暂无推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